News & Editorial‎ > ‎

Safeguard the rule of Law Spirit

posted Oct 14, 2014, 12:48 AM by International Link   [ updated Oct 14, 2014, 1:06 AM ]
Safeguard the rule of Law Spirit
維護法治精神

Frank Lok

由九月二十二日學聯號召學生罷課至今的一段時間,我們熟悉的香港已變得令人陌生,很多事情都值得我們去思考。我們理解青少年學生和年輕一代對社會的不滿、對民主的要求、對未來的期望,但由學生的罷課演變成後來的「佔中」以至「佔鐘」、「佔旺角」、「佔銅鑼灣」、「佔政府總部通道」,並曾一度「佔廣東道」和企圖「佔深水埗」和「佔北區上水」等,相信都會超乎他們原來的想像,事態的發展不單影響他們,並已擴至不少市民受累。

「佔中」對社會的影響

由於金鐘、銅鑼灣及旺角多個地段已被示威者佔據了一段較長的時間,負面影響已日漸泉湧,主要體現在以下多個方面:一、交通。因港九多條交通主要幹道被示威者設置障礙物所堵塞,引致全港二百多條公共巴士線及小巴專線暫停行駛、或改道、或搬遷車站和總站;電車除近日恢復跑馬地循環線外,由上環至銅鑼灣以及多條路線基本上處於停駛狀態;由於地面交通擠塞或路面受堵,迫使市民選乘地鐵,乘客量劇增約百分之三十以上,令乘客須等候多班列車。

隨着中學、小學及幼稚園陸續復課,港島、特別西半山至金鐘路段嚴重擠塞,車龍長達數以多少公里計,令家長疲於奔命、上班一族難於準時工作,而的士因兜路與乘客的磨擦增加,至於運輸車輛也經常不能運送物品至客戶指定的地方交收。

Admiralty  金鐘區







Causeway Bay  銅鑼灣區





Mong Kok  旺角區






Bus Stop  巴士路線暫停


二、旅遊及零售服務業。該行業是香港主要經濟支柱之一,本來適逢是內地遊客的國慶黃金周假期,不少商場及酒店原已準備就緒迎接這批內地遊客,無奈發生「佔中」事件,令一些內地及外地遊客卻步,即使已抵港也受交通堵塞影響,在遊覽景點及購物上不一定能按原定計劃,而「佔領區」內的金飾、鐘錶、藥房、化妝品店的業務受到較大的衝擊。部分位處「佔領區」的商鋪需停業或當有事發生時,需隨時關閘,以策安全。

香港中小企商會聯席會議反映十月三日至六日,在旺角及其他地區進行的商戶問卷調查,發現一百一十五間受訪店鋪中,平均每店每日損失一萬二千元。香港零售管理協會日前公佈「黃金周」初步銷售數據,該會查詢了三十間零售商,發現在「佔領區」的生意平均按年比急跌了百分之十至百分之四十五。

據旅遊和酒店業界代表向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反映,「佔中」減低旅客來港意欲,打擊業界未來發展。「佔中」十天以來,訪港旅行團數下跌了二成至三成。而酒店業擔心「佔中」情況持續,將來出現退房潮。

鑑於港島中環及金鐘區的交通仍未恢復正常,原定在十月底於中環舉行的「香港美酒佳餚巡禮」,將改在啟德郵輪碼頭對面空地舉行,雖然主辦單位已提供一些優惠吸引展商轉場,但一些參展商因多種理由而退展。此外,部分即將在港舉行的大型展覽亦受「佔中」不明朗因素影響,令參展商及海外買家卻步,令本港會展業蒙受損失。

據本港一些經濟學者推算,「佔中」產生的經濟損失,就旅遊、內需、運輸和其他行業的損失每天約為二億元,若「佔中」持續下去,經濟環境將會惡化,投資便會萎縮,生產力增長便會放緩或甚至倒退。


旺角區一些商鋪需停業。





金店、鐘錶店是受影響的零售行業。



有些店鋪恐防示威區有突發事情發生,所以以半開閘做生意。

社會撕裂 慘不忍睹

經濟損失尚可日後彌補,但社會分裂、甚至撕裂則影響深遠。近日多個「佔領區」都出現「佔中」與「反佔中」人士的口角或身體磨擦;政見不同令多年朋友形同陌路;有些店舖不做異見者生意、專業人士不為異見者提供服務等。撕裂情況還帶回家中,包括家長勸喻子女不要受人唆擺參加「佔中」,但年輕子女則以「爭取未來的民主」為由拒聽勸喻,令家長擔心不已!本來Facebook等網站是交友或群體聯繫的橋樑,但近日亦因「佔中」與「反佔中」意見不同而出現unfriend潮,我們同處於香港,實不勝唏噓。

啟動對話 結束「佔中」

隨着「佔中」的拖延日久,受「佔中」影響的市民對「佔領區」部分示威者在「區內」打乒乓球、打邊爐、帳篷露宿的情況激憤之情實筆墨難以形容。在「佔中」期間,香港電視觀眾最為深刻印象的是,一位在政府總部工作的外判女工,她喝罵要封路的示威青年:「我要食飯,你不用食飯… …人生活在呼吸之間,你為何要搞亂香港?」她並對媒體說:「可以返工感到好開心,有工返就有收入。」她很形象地凸顯一批為生活而辛勤拼博的香港市民心聲。

雖然「佔中」現被西方媒體稱為「雨傘革命」或「雨傘運動」,而學生團體則聲稱是「自發運動」,並不是在搞「顏色革命」,但社會上不少人士質疑,這次「佔中」運動的組織能力、動員能力、經濟及支援充足,是經過精心策劃和部署,甚至懷疑有外國勢力參與其中。香港有識之士出於愛護和關懷學生及年輕人之情,紛紛勸喻他們停止「佔中」,盡快和平安全撤出「佔領區」。在關懷及理解他們之餘亦曉之以理,「佔中」本身就是一種非法行為,正如香港大律師公會於二零一四年十月八日所發表的聲明指出:』公民抗命」是一個哲學原則,而非法律原則。」簡單來說,參與者故意犯法,目的在於引起別人關注,同時亦是抗議菊些法律或政府行為的不公義。在參與者遭到刑事檢控時,「公民抗命」不能成為對有關控罪的答辯理由。法治是香港經濟繁榮與穩定的基石,因此,我們身為香港的一份子,要自覺地維護法治精神。

正因事件已發生一段頗長時間,香港大多數市民都希望事件早日解決,希望學生團體早日與政府有關部門重新啟動對話,盡快撤出「佔領區」,讓市民的正常生活得到恢復。事件雖已發生,但我們仍需過日子,面對未來,讓我們重振香港艱苦時代的《獅子山下》精神,正如《獅于山下》歌詞;「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,拋棄區分求共對。」、「携手踏平崎嶇,我地大家用艱辛努力寫下那,不朽香江名句」。


「佔領區」內的異見聲音


「旺角佔領區」不時有不同政見者口角及肢體衝擊。


「佔鐘」已久,大多數市民希望早日結束。

Reference
參考文件
Comments